返回 Back | English

施政報告(振興經濟)辯論 (15.1.2003)

主席女士:

經濟融合,知易行難

行政長官今次的施政報告與以往的風格截然不同,不同的地方是更為務實,較少務虛。尤其是我認為在政府的財政和經濟分析方面是多年來最客觀,最能夠面對現實環境,亦算是能夠真正針對時弊,反映了很多從事工商專業的人士,希望香港行走的一個方向。我唯一期望的是:行政長官能夠身體力行,帶領政府各級官員、工商專業界別的人士,以真正伙伴式關係,去共同大力地爭取、推動和落實這些施政的綱領,並讓市民最終能夠感受到它的豐碩成果。「財赤」這問題,我已公開說了很多,施政報告亦認清現實,和我以往所發表的意見相當一致,所以我會保留篇幅談論經濟,其餘的公共理財措施,會等到財政預算案公布了具體內容時才再談。

背靠內地,面向世界,雖然「落筆準確,鏗鏘有聲」,但卻是「知易行難」。我想就政府行政的範疇,開三劑「政治藥方」,希望令行政部門的思維更加全面和靈活一些。第一劑是「入鄉隨俗清補涼」,第二劑是「兩頭兼顧還魂丹」,第三劑是「官民同謀大補丸」。


「入鄉隨俗」,互相了解

內地改革開放二十多年,港商投資一開始就學會與內地政府部門打交道,可說經已積累了豐富的實踐經驗和人事關係。不過,對於眾多的特區政府官員來說,在這方面還是初哥。尤其是現在雙方的合作,經過了這幾年來的前期工作,不少項目已經超越了政治原則協商,或者是在大概念上的意見交換階段,而已進入政府層面的具體落實的工作過程,這就需要香港特區政府的高中層,甚至「基層」官員,都必須熟悉和內地合作的運作模式和官場文化。雙方官員互打官腔,但卻缺乏互相處事的認識和良好的人事關係,是難以解決今後將會湧現出來的日益複雜的各項事務,這是一個急需彌補的不足之處。港府應該從各部門都選派高質素的官員,進行密集型的培訓,不但在香港進行,還要赴內地實習,如有可能,甚至乎還要如同中國其他省市一樣,派員去黨校參加課程,與內地各級官員建立持久關係。熟悉內地事務的港商都知道,中國人的社會尤其講究人情,重視人際關係。如果雙方官員互相了解,辦起事來自不然就事半功倍了。

中國加入世貿後,市場中門大開,令到即使擁有豐富經驗的港商也碰到了新課題,因為以前投資內地的港商基本上是「外銷」型的,總之進口多少原料,出口多少產品,「三來一補」這形式比較簡單。現在卻不一樣,要拓展「內銷」市場,服務行業,尤其是那些涉及公共事務,需要接受監管的服務性行業,例如會計、醫療等專業,要向內地延伸,其所涉及的問題就更加複雜。因此,要求對香港商界運作也不甚了解,但卻慣於保衛本地利益的基層官員,抱著互讓互諒的態度,去與內地進行如何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磋商,挑戰性就顯得更為巨大,難度不容低估。


「兩頭兼顧」,既涉中央,亦顧粵省

香港與珠江三角洲的經濟融合,是建築在「互助互惠」和「取長補短」的基礎之上,雖然近年來,廣東的發展突飛猛進,雙方的距離有所拉近,但是良性競爭心態,很難在三兩日間就可以完全消除,而競爭的結果,最終還要看本身擁有的優勢和實力,施政報告堛漱H口政策應明確指出,長遠來說,人才再加上整體的人口素質的提高,才是競爭的真正取勝之道。所以上文提出連官員都要再培訓,亦是這個意思,

現在行政長官提出加快與珠三角經濟融合,有人認為是「老生常談,遲來的春天」,其實不然,要達致深化兩地融合,涉及中央和地方政府兩個權力管轄的範圍,香港要推動這項工作,不但要獲得中央首肯,也要得到粵省的支持,所以必須要做到「兼顧兩頭,而不能獨沽一味」。香港考慮問題,要從整個國家的利益出發,才能獲得中央的認同,而有關項目亦祇有對粵省有利,才能得到廣東省的支持。而香港工商專業界的利益所在,就是需要再進一步鞏固珠三角這個主要的基礎,從這個具有豐富的人力、物資和香港所缺乏的土地和地域聯繫網絡的基礎上,才能更便利地向內地縱面、橫面深入地全面發展。政府的參與支援和配合,對工商專業界,尤其是對本地、甚至海外資源和人力有限的中小企業,和仍未有機會可以真正自由開發的金融專業服務來說,將起一定即時的作用。

但政府也不能不留意到,對早已深入內地市場的大企業來說,經濟融合只限於珠三角的方針政策,目標可以訂得更高、更遠和更廣,直到延伸至更具發展潛力的地方。否則,就難怪它們會未獲滿足而稍有微言。


有意圖,欠措施

主席女士,在與珠江三角洲經濟融合方面,在香港經濟發展路向方面,行政長官的施政報告,令人感到是一份有方向,具良好意圖的文件,但是在具體推動方面,給予人們的印象,就是那些有關的方案仍有待安排和落實,令人信服為有效的具體措施就非常欠缺,這方面令我感到失望。在「一國兩制」下的兩地經濟融合,是一項嶄新的嘗試,要落實這些政策,其中特首、官員和商界所要承擔的政治或投資的風險有多大,各自需要扮演何種角色,如何去定位和互相配合,在施政報告中卻祇有極表面的提及。在中國古老的辯證法之中,就有「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註一)的說法,可作借鑑。


「官民共謀」,推動融合

問責制官員在沒有白紙黑字的具體承諾下,會否刻意隱瞞事實,誇大功績呢?或者因為欠缺細節,在落實時得不到整個政府團隊的共識時,又會否與特首的施政報告劃清界線,出現互相卸責的情況呢?雖然特首說施政報告和施政綱領是團體製作,但在振興經濟部份,就是缺乏一些針對性的具體架構來負責,以及明確的措施來依照執行,難免令人會感到,在這方面,似乎每個問責局長都跟施政報告有關係,但又似乎每個問責局長,卻又可以在本身負責的職權內,存在不少空間,可以自由地偏離和各自演繹與施政報告的這種關係。

香港與珠三角經濟要達至融合,不能只是一個口號,或者是一篇寫得華麗的文章。它必須要跟隨著細緻的工作安排和建立起一定的組織架構,一步一步地落實有關政策,市民才能從這些成效中,真正體會到與珠三角經濟融合的好處,得到真正好處時,才能逐步恢復對香港前景的信心。本人更建議:這些組織架構,應量才而用,多吸納一些懂經濟和具內地良好關係的工商專業人士,特別是從中小企業方面人才的直接參與,例如從貿易發展局這類模式,為與內地合作經驗尚淺的政府官員領航引路。

施政報告的政策方針看似是由上而下地去由問責制官員執行,而要達到香港與珠三角的經濟融合,卻不能就此「虛晃一招」,要有真正的成效,更需要由下而上地由工商專業人士和中小企出謀獻策,參與其中。政府有需要更主動地去吸納民間的意見和人才,共同建立一些實際具體可行的商業模式(Business Models),更加要顧及內地的互惠互利的要求,才能上下一心,最終嘗到成功的甜頭。

主席女士,中國內地加入世貿已經一年了,而剩下來四年的過渡期相信亦會「瞬間即過」,可以預計在未來的數年內,是香港與珠三角經濟融合的關鍵時刻,也是香港在開拓中國這個龐大新興市場的有利時機,我們一定要加緊步伐乘勢而上,與粵省人民走在一道,才能創造出香港第三次的經濟發展奇蹟!


註一:選自老子【道德經】第五十八章。
其政悶悶,其民淳淳;
其政察察,其民缺缺。
*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
孰知其極?其無正。
正復為奇,善復為妖。
人之迷,其日固久!
是以聖人方而不割,
廉而不劌,直而不肆,光而不耀。

Chapter 58

If a country is governed with tolerance,
the people are comfortable and honest.
If a country is governed with repression,
the people are depressed and crafty.

* When the will to power is in charge,
the higher the ideals, the lower the results.

Try to make people happy,
and you lay the groundwork for misery.
Try to make people moral,
and you lay the groundwork for vice.

Thus the Master is content,
To serve as an example,
And not to impose her will.
She is pointed, but doesn’t pierce.
Straightforward, but supple.
Radiant, but easy on the eyes.


施政報告(發揚開明豐盛的文化)辯論 (15.1.2003)

主席女士:

敞開教育大門,切莫「閉關自守

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中,十分強調提升人才的質素,但側重面卻放在如何吸引外地人才來港投資或工作。我認為,這理念雖然重要,也算是及時的政策,但提升人口質素的長遠手段,不僅要持續有效地引入專才,將為己所用,更須要同時強化和開放本地的教育制度,協助未來的青年一代,適應這個正在轉型中的經濟體系。

正如我在答問大會上的提問一樣,香港在專上教育方面,也要急起直追,改變以往「閉關自守」的形式,而是「敞開教育方便之門」,大量吸納海外學生來港就讀,藉此振興香港大專教育。

高等教育在海外已成重要產業

據統計,在2002年度,外國留學生在美國所繳付的學雜費和生活費等開支,高達近120億美元,美國商業部已將高等教育列為美國服務業的第五大產業。美國著名大學的聲望,更加由於吸納了不少外來的質優學生而與日俱隆。美國學生更能「坐享其成」,得以在「足不出國」的情況下,已可以浸淫於開明豐盛的國際文化翰海之中。

與此同時,中國已經成為全球留學人數最多的國家之一,每年出國留學的學生達到二萬五千多人。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一項調查顯示,到2000年底,中國有38萬名留學生分布在世界一百零三個國家和地區求學。其中,留學美國的中國學生人數,在2000至2001學年度,為五萬九千九百三十九人。為了招攬這些海外留學生,不少美國大學及學院,均設立專門櫃位熱情接待。

面對如此龐大的市場,反觀與中國內地「近水樓台」的香港又如何呢?根據教資會的資料顯示,2000至2001學年非本地學生的總人數為1,781人,雖然其中亦以中國留學生為最多,但祇不過1,462人而已。那麼,是不是香港的大學水平不夠呢?顯然並非如此,根據英國【金融時報】公布2002年全球行政人員工商管理碩士課程排行榜,香港中文大學再度被評為亞洲第一,全球則排名二十。2002年英國經濟學家全球MBA最新排行榜,香港科技大學排第80位,而在2001年五份最頂尖的會計學術期刊的研究創作量,香港科技大學再度排名全球第一。

本港教育政策缺乏產業投資概念

從另外一方面來看,香港學生近年赴海外留學人數,正逐年回升。根據教育署的統計,港人赴美加澳洲的留學生,由1999年的11, 259人,上升至2001年的15,075人,增幅近34% ,而這三年是香港通縮猖獗,負資產擴大,人均收入減少的時期。香港市民用實際行動來表達出對教育制度的不滿,而政府每年所撥出龐大的高達553億元教育經費,若是從一個產業投資的角度看,就在簡單的數字中,已經明顯可見,完全缺乏競爭概念。事實證明,我們在「國際教育服務」的市場之中,已「吃了一場大敗仗」。

創造新思維,擺脫舊宿命

由於香港的大專院校教學語言是英語,它完全有條件來發展這項新產業,在亞洲市場上分一杯羹。而且更可以同時打破教育只為香港的一項主要支出,一種財政負擔,又或擺脫不了被當為是一項缺乏明確投資回報的宿命。開發這項服務產業,亦可有助提高本地學生的學術、語文能力和國際融合的社交能力。

縱觀中國近代史,可以說是一部「洋為中用」的歷史,中國文化之所以能夠精大博深,是自漢唐以來,均對外來文化之精華採取包容揉合的態度,中國要強盛必須學習西方的先進科技和管理技術,而英語作為一種語言,只是一個學習溝通的工具,在全球經濟一體化的情況下,掌握此項全球商業通用的語言,是香港保持競爭優勢的重要條件之一。況且,香港作為中國的國際大都會,必須首先自我擺脫狹隘民族主義的桎梏,才能凸顯出香港集中西文化這一地位的優勢,才配得上以「開明豐盛文化」自喻。

放棄狐步改革,採取進取姿態

主席女士,香港教育已經多年仍徘徊在改革的十字路口,但教育政策何去何從,正關係到香港未來的命運和下一代年青人的前途。行政長官提出要善用香港的優勢,振興香港的經濟,是一針見血的看法。我們不需要任何花言巧語,只需要實實在在的教育政策去作出配合。

我在振興經濟部份的發言中,曾說過,長遠來說,人口質素的提升,才是經濟競爭中最重要的致勝因素,而在競爭的歷程中,積極前望才是進取的姿態,而現時的「前進三步,退回一步」的「狐步式」改革路線,才是退縮的姿態。當教育改革的火車頭,可以再高速奔馳在一條筆直向前的軌道時,我們才可以大聲地宣布:我們無愧於子孫後代!

 

返回 Back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