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Back | English

向政治致敬

(給香港的信 ── 2004.5.9)


在我宣布不參加來屆立法會選舉之後,最近,很多有心的朋友紛紛給我來信,表示對這突如其來的決定感到震驚及意外,並要求我給予合理的解釋。少數人卻對我的決定作出毫無根據的胡亂猜測,聲稱我從政治生涯中屢屢失意,又或者害怕競選落敗。其實,我不再參加立法會選舉的理由很簡單,不過,心路歷程卻可以是異常複雜的。我很高興可以在事情稍為冷卻下來之後,寫出我的想法。

作為專業人士,我當初抱著一展抱負的理想從政。可是,我漸漸發覺,在現實中,自己在政治上不能完全自主自決,而要被迫隨波逐流,並且未能為問題的解決,創造條件和提供良方,我想這時候或許是讓其他年青一輩的賢能之士一展所長的好時機。我參政的意願,是希望能在香港主權移交的歷史性過程中,為香港的順利及穩定過渡作出貢獻。我深信自己多年的參政生涯已經達到這個目標,香港亦正在與中國全面融合。體會過參政的滋味,我明白到自己並不適合在香港的政治環境下,以從政為永久事業。

不過,對於能在香港從政,我還是引以自豪的。我十分欣賞很多很有天分、很有抱負的人士,可是他們的貢獻卻往往被排山倒海的嚴厲評論所過份低估。我深信政治是令社會契約更臻完美的一個不可或缺的重要過程。作為社群的一分子,我們不應為這些有貢獻的人士製造重重障礙,反之,我們應該支持他們,共建一個表揚良好政治操守及行為的環境。沒有這種健康的政治環境,香港新一代優秀人才的政治熱誠將可能受到窒礙。

同樣道理,我極不同意香港欠缺政治人才去實施港人治港的說法。過去二十多年來,我有幸在工作上與政府內外的有能之士合作,但令人惋惜的是:他們之中不少人選擇提早離開。我認為這就像自然界的規律一樣,難以期望奇花異草,能在頑劣的沙漠環境下開花結果,只有具有最強生命力及長滿荊棘的仙人掌,才能在沒有充足水份及合適的泥土上茂盛地生長!一分耕耘,一分收穫,香港實際上極需要培育年輕的人才,甚至要四出物色人才,而當中應以溫和的中產階層為主要對象。

香港政治在有限的環境支援下獨自發展,故此競爭漸趨激烈,而組成聯盟及具備全職專業政客成為了有利生存的策略。可是,現時的政治黨派及團體仍然缺乏進行研究的能力,也欠缺洞悉前景的眼光,未能提出貫徹始終及井然有序的社會議程,以及綜合和帶動大眾市民意見的進程。反之,傳媒零散的誇張報導卻起著主導的角色。在這種情況下,我發覺在政治人物及社會有適當的機會討論一個議題之前,輿論判決往往早已塵埃落定,然後各人被迫倉卒地表達自己的立場,否則,就會被指責為騎牆派。政治團體為了維護自己的大眾形象,一般會作出快速的回應,不過由於被迫在短時間內作出決定,他們就被定位了,失去靈活性。有些政治團體為求突出自己,吸引大眾的注意,甚至故意採納極端的觀點,配合嘩眾取寵的傳媒技巧,再憑著人數上的優勢,將他人的意見蓋壓。正是這個原因,香港的政治舞台越來越兩極化,情況嚴重得差不多再沒有空間容納理性持平的意見。

立法會近年的投票模式也有所轉變。大家以往都很關心能否取得多於半票數的支持,但是現時的情況已截然不同了,討論的議題重覆類同,政黨只顧向鎖定的忠實支持的票群表明自己的立場,議題能否平衡各方利益,為社會民生帶來實際成效,早已拋諸腦後。

只要政黨的用心稍有偏差,這種為求在政治上取得即時滿足感的心態,可能會淪為一種長久而表面化的對立,出現一種為對立而對立的心態。出現這種情況的時候,中間溫和派所能發揮的作用便會很有限,因為他們的投票立場只可作為與政府討價還價的籌碼,政黨根本不需要他們的支持。可幸的是,我們各人在大部分立法會議案的討論中,仍能合作得不錯。可是,我堅持以中間路線力求建立共識及提出另類解決方案的做法,卻未能在一些具爭議性的議題上發揮應有的作用,例如公務員立法減薪、第二十三條草案及政制改革。我們所提出的溫和觀點被置諸不理後,各位走中間路線的獨立議員最終又被迫表明立場,更甚者是迫於不發表任何意見。可是,這並不表示事情就此完結,我們還得向多疑的選民謹慎地解釋我們的抉擇,他們未必察覺到我們只是在迫於無奈的情況下,才選擇支持兩者中損害較小的一個方案。我當初投身政治事業時,並沒有想過情況會是這樣的。

另一個未能令人樂觀的趨勢,就是我們的民主派人士及中央政府的對立逐漸升級。對立政治在英國等地可能有效,因為政府的權力交接甚少會對英國普羅大眾的生活造成混亂或帶來很大的轉變。可是,香港並不具備以上的條件。最明顯的是,向港府這個地方政府施以對立政治的策略根本不可能令香港改朝換代。採用這種不適當的策略來回應中央政府,對香港的大眾市民又有何益處呢?最多只不過可能短期地提升民主派人士的聲望。中央政府一直以來都樂於讓香港處理自己的事務,甚少擔心香港出現失控的情況,向中央採取對立政治的策略不就等同於代表香港市民公開邀請中央政府更直接地、積極地干預香港的事務嗎?這種僵持、緊張的局面,更會令與香港經濟有利害關係的溫和派人士對從政望而卻步,妨礙對香港有承擔的人為港人治港出一分力。

一位中央高層領導人曾說過,香港是一本很難讀的書。我十分同意他的說法。香港能持續發展及繁榮,並非單憑一本本的法律條文及不朽的法律制度,而是在於自由的精神及大眾市民通情達理。就政治而言,這兩方面均每況愈下。

我想補充的是,中國也是一本很難讀的書,甚少香港人對它有充夠的認識。不過,為了香港的未來及港人治港的政治精神得以發揚光大,我們必須精通雙方的法制,學會尊重雙方的差異。香港要按部就班地取得進展,相信除了付出耐心及與中央政府建立互信,別無他法。

 

返回 Back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