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Back | English

腳踏實地,穩步向前

(給香港的信 ── 2004.3.21)


經濟與政治千絲萬縷的關係,一直是我深感興趣的題目,我偶爾也會撰文談及這個題目。我認為經濟為資源形成及分配訂立了嚴謹的準則,而政治則是一個整體社會參與的過程,藉此確保這些行為得以合理、公平及高度透明地進行。簡言之,經濟與政治就恰如推動人類向前進步的一雙腳,我們每次只能輪流提起一隻腳踏前一步,這樣才能保證取得穩定及實質的進展。

這個主題正是我去年九月與中國領導人會面時的取態。訪問期間,我貫徹始終地主張香港的政治與經濟發展應該一前一後地攜手並進。我也指出,在現時經濟漸漸復甦的環境下,中國或可考慮與香港的民主派接觸,作為對港的下一步政策,這個做法也許會令對方投桃報李。不過,在我們慢慢向前踏出這重要一步之前,我看不到香港如何能在迅間急速地走向全面民主。

猴年是政治上煩擾重重的一年。理性的經濟決策很容易受到三個重要且競爭激烈的選舉所阻撓,而這些選舉的結果至今仍是未知之數。台灣、美國及其後香港所舉行的選舉,誰勝誰負,對香港仍然疲弱的經濟的未來發展有著重大的影響。香港這個細小的經濟體系,容易受外界所影響,我們必須摒除本土政治上的微細分歧,以共同的想法和一致的聲音,時刻捍衛我們長久的整體經濟利益。以下我將會從國際及本土的層面,討論三個選舉當中引申的含意。

本文撰寫期間,台灣的總統選舉正進入白熱化階段,台海兩岸的局勢則仍然十分緊張。總統候選人大肆渲染決定台灣統獨取態的公投議題,作為競選策略的一環。中國雖為此煩惱不已,但仍抱著務實態度觀望事件的發展。可是,沒有人知道如果台灣領導人於壓力下作出錯誤的舉動時,中方會如何反應。他們可能會勃然大怒,繼而藉口施以懲罰,實施經濟制裁。除非這個危機一觸即發的局面於選舉後得以緩和,否則任何未經三思的政治舉動,足以導致兩敗俱傷。

美國稍後進行的總統選舉是另一個要討論的選舉。要提醒美國政客不要到處宣示其世界觀,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幾乎注定會無功而回,這一點在選舉年尤其明顯。有人認為現時白宮的對外政策是最不堪一擊的一環,故此,於爭論激烈的選舉中提出對外政策的議題作為競選策略,大有可能成為殺手鐧,贏取優勢。中國政治向來是一個談之不厭的議題,而香港更是其中一個「痛腳」。儘管香港人是何等不情願地被抓進國外這種選舉拉票的政治活動,我們還是要承受惡果。這就是我所謂的「過度政治化」把戲。

最近李柱銘出訪美國參議院及後來美國國會美中經濟及保安檢討委員會訪港的一連串事件,惹起不少意料之外的強烈反應,證明中國及香港對外界的干預是何等敏感。這一連串事件也為我們帶來不幸,因為香港民主派與親中陣營陷入毫無助益的唇槍舌戰中,雙方的互不信任有增無減,而這種局面可能代表我們踏出了錯誤的一步,在重要時刻跟政制發展進程脫了軌。

不過,我倒希望能從中汲取教訓:

首先,香港人必須時刻堅持自強不息的信念及自決的態度,並引以為傲。如果我們希望高度自治,我們必須學會靠自己雙腿站起來,而非不斷祈望別人施以援手。不要向中國乞求幫助,也千萬不要尋求外國勢力介入我們的內部爭拗。

其次,我們可以藉著這個良機在處理外交事務上學會變得聰明一點。雖然香港跟其他國家不能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但我們卻仍然極之需要運用外交經驗來應付偶爾出現的敏感境況。長遠來說,如果我們要成為中國最舉重輕重的國際都會,便需要培育外交專家,因為國際政、貿兩個範疇的事務已逐漸變得密不可分。另外,這樣也有助避免我們外交經驗尚淺的官員及政客,在黨派外交上出現踏鋼線的驚險場面。

第三,如果我們能暫時忘懷我們即將舉行的選舉,我們其實可以藉此顯示香港是團結一致的。一場政治風暴就在我們當前醞釀之中,而我們的疲弱經濟才剛剛開始復甦,這樣的境況並不適合再抱著肆意挑剔及抨擊他人的態度去處事。香港人精明機智,要判辨一個政治行為是否從香港的實質利益出發,還是出於個人的考慮而言,一般並不困難。過度糾纏於拉攏支持的政治活動上,只會耗盡香港人的政治熱忱,最終令他們失去對這個重要選舉的支持及參與的動力。

至於香港較切身的問題,例如近日的熱門話題 ── 財政預算、無休止的政改爭論,以及如箭在弦的立法會選舉,這些政經事務似乎不太適合地同時間出現,但我希望各樣事情都能安然渡過,尤其是財政預算,因為這一年的預算案是經過審慎的計劃,務求不會引起社會激烈的情緒。

我們當中有些人批評財政司司長做得不夠,指他彷彿以為財富會從天而降一樣。沒錯,這個預算案遠遠未能達到前任財政司司長所訂下的三個目標,即額外增加$200億收入、削減$200億開支及從經濟復甦中多增加$300億收入。不過,我認為財政司司長只是期待經濟復甦穩定地發展下來,才採取另一步行動;他會視乎這次突如其來快速復甦的強弱,來決定如何調整過去所訂立的預算目標,並會按自己的決定,準備未來的預算案。

我認為他決定採用這個策略,就他而言是十分恰當的,因為他上任才數個月而已,在弄清現時經濟復甦的方向、快慢、強弱、範圍大小及持久性之前,就匆匆抹掉舊有的財政藍圖,實屬不智的做法。面對未來政治上不明朗的因素,我希望大家不要處處挑剔這個預算案,而耐心地期待財政司司長下個周詳計劃的預算案。

至於我們未來的政制發展,我想跟大家分享律政司司長引用的一個合適比喻。她說,要形容一個盛了半杯水的瓶子,樂觀的人會說它半滿,悲觀的人卻會說它半空,但會計師或如我這一類人,卻會說瓶子的體積比所需要的大了一倍!

現時最適合香港的路向,並非單單由我們的商業利益或權威民主派人士的意願來決定。我們應該腳踏實地,向理想的目標一步步前進,不要試圖站在原地空想,就可以一步跨越達到目標。

看看我們現處的位置,便可知道香港已經享有最大的自由,擁有一個以多個尺度來衡量均屬於富裕水平的社會,並得到《基本法》明確訂出目標,保證在2047年前必定可以實行全面直選。我們也看到本地的經濟與內地正快速地融合,我們帶來的良性影響不只限於經濟範疇,同時也包括我們的國際文化及開放前進的思維。在一個推崇耐心期待、自強不息及循序漸進的社會,我們是否值得冒著與中國不睦的危險而倉促推行一個改革,並把大部分香港人對政治及商貿的真正擔憂置若罔聞?

政制發展這個議題對於我們長遠的經濟繁榮舉足輕重,政治上過多的拉攏支持活動只會令討論升溫,並把辯論推至不理性的境地。這樣的話,我們多只會絆倒在地上,而未能提起另一隻腳闊步向前。

 

返回 Back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