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Back

急需建立科技股的風險管理新文化

(本文於200033日在信報刊登)


舊瓶難裝新酒,本質上跟一般傳統投資項目不一樣的科技股,很難單靠現有的會計制度、傳統的估價方法及投資分析,去對已被市民捧得火熱的這類新興投資工具,來充分地估量及管理,其所衍生的高風險。要徹底地面對一些將來可能出現的問題,會計界及其他積極參與這個新興市場的專業界別,必需持著遠見及專業責任感,迫切地建立一套相應的監管及風險管理文化,及早防範於未然。

財技高於科技

先進國家,例如美國的經驗,都是先發展科技,到了一定的應用階段時,類似創業板的「科技股」集資市場才應運而生。反觀本港的現時狀況,科技股在科技的應用發展方面,仍處非常初步的階段,就等不及地開始催谷集資市場,而且在速度上比實質的科技發展步伐有過之而無不及。因此,絕大部份上市集資的股份,都仍然缺乏真正業績,甚至乎還沒有任何實體的業務。以這類仍然是只靠概念,再配以高超的收購合併財技作為招徠的「科技公司」,形成目前科技股市場的主流,風險亦會明顯地比其他成熟市場為高。

再以美國的經驗作為指標,納斯達克指數(NASDAQ)平均10間公司就有6間,在經過一段不長的時間後,便已遭淘汰。三、五年後,股票已被追捧到可比天高的香港科技股,到時終須要以真正的業績見人,投資者亦有機會以實在業績,跟上市時對營業額和盈利的樂觀預測,作出重新的估量和對比。到時,現實與概念一比之下,我們是否可以估計得到,最終尚有多少科技股能夠真正落實預測,並令投資者的期望和有關承諾得到兌現?

筆者嘗試撰寫此文,並非低估科技股的潛質,我肯定當中不乏有極具雄厚實力的股份公司,而是旨在點出一些市場背後的所見所聞片段,再加上本身的感想,為這個熱門話題提供多些互相揣摩的素材而已。

(1)    小市場

科技股的估值,不少都假設公司的產品或服務有無限的市場潛力,又或以美國的市場經驗來預測高速的增值率。但事實上,香港地窄人稠,購物就腳,科技應用的機會和市場容量都有限,又怎能和美國區域廣闊、有利發展網上業務的地理環境、龐大而高上限的市場容量相比?

更有些估值是:假設公司的產品或服務,能以三、五年時間迅速地打入及佔據一個有不少比重的中國市場,這些樂觀的估值預測,基本上都漠視了市場競爭的事實。在有限及具競爭力的小市場內,弱肉強食會更趨激烈,絕無可能多間公司都能同時及長期地霸佔同一個市場,三、五年後的發展,生死存亡,誰又可準確預測?投資者應抱著審慎而合理的懷疑態度,而監管者亦應對有關的風險因素作出適當的評估及披露。

(2)    迷名牌

創業版的原意,是以中小型企業為主要對象,提高另類集資途徑。但結果上市的幾乎全是名牌上市大公司的分拆部份,反而那些真正有集資需要的中小企業,卻備受決策機構的拖延和冷待,反映出決策當局亦迷信名牌,除了大公司較可靠外,更可藉著名牌效應去吸引喜好跟風的「捧場客」,去為市場打開悶局。

筆者雖然理解採用這種手段背後的苦心,但以名牌打頭陣的手法絕不能長期使用,拖延審核不但對缺乏資金的中小企業重重地增加了成本,更易招惹他們指責創業板作出不公道的安排。況且若主板、創業板市場都是同時為名牌大公司提供服務的話,這亦不符合本港的整體長遠經濟利益和創辦創業板的原意。

(3)    狂估價

科技股的估價一浪高於一浪,而且永琣a好像是「高處未算高」,由於篇幅有限,未能深入分析一般估價專家所用的各種手法的利弊,但較直接地說,估值方法都不是靠近期的業績作基礎,除以上已涉及對市場的樂觀預測外,一般估值都當科技的產品有很長的收益期,但其實不少時興的科技產品和服務,在這個方興未艾的市場內,都只能享受短暫的壽命,三數年間,便很容易為更新更好的科技產品所替代,當中的風險,又有充分的估量和披露嗎?

即使會計師對過高的估價甚有懷疑,但事實上科技股的股份卻真的經常以超高價成交,有了實在的市場價格作為根據,往往令會計師對估值無話可說,但實際上,值得留意的情況是,不少交易都是以股換股的形式進行,而且很多涉及一個很低的份數,即低於百份之二十以下,真正涉及現金的數量不多。換言之,只要買賣雙方都同時以高股價成交,已能造成「水漲船高」的興旺景象,方便對外的集資而又能應付現有的監察機制。對於這類的交易方法,是否能夠真正地最好地反映這類股票的持久市價,其實,筆者認為十分值得商榷。

(4)    短線客

現時所見,創業版所吸引的是大量的走短線投資策略的散戶。這類投資者容易令股票大上大落,尤其科技股一般都缺乏實質的物業資產作為後盾,股票價值更加缺乏保證。但現時投資者又是否對公司的持股結構和有關人士的背景,能獲得足夠的資料披露,去作出風險評估呢?

(5)    生死狀

筆者相信政府的決策和監察者,都深切了解科技股的風險,但又覺得有催谷市場的必要,所以目前是在一邊做,一邊不斷地發出類似「健康警告」般的口號。但可惜這類風險警告都是缺乏實質的內容,未能真正地一一指出風險所在,難怪市民聽過後就如「耳邊風」,收不到教育公眾之效。作為法律責任的最後防線,監管者更保守地將所有可以想像得到的責任,都以書面保證的形式,完全推向無力自衛的專業中介人士身上,幾乎令他們差不多連「身家性命」都押上了。當然股民也要同樣劃上「生死狀」,之後我生你死,從此各安天命。

筆者對現時在制度上要求幫助製造財富的專業中介人士,需付上絕大的法律責任,極有保留。以「生死狀」來保障監管者自身的利益,亦是消極的做法。其實對投資者的教育,才應是一個新興市場的首要任務,徹底檢視而又不單靠現有的傳統市場智慧,再去建立一套配合科技股的風險管理制度,也是急不容緩的。新的制度應包括會計、估價的處理準則、對風險評估有助的資料披露和聲明等,令大家都能更深入了解科技股的潛力、本質和風險要素。

筆者期望各方能及早集思廣益,建立配合科技股健康發展的新監察文化,祈望能為市場參予者減低風險,有信心地對高科技行業作出長期投資。

返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