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Back | English

主席女士:

財政預算案的編訂,對全港各行各業,對每一個市民都不無影響。市民對預算案的關注,已成為每年二三月間,大眾茶餘飯後必然議論的焦點。而政府的服務收費、稅款的抽取,亦已到「殫精極慮」要挖空心思地去籌劃的地步。

政府架構在近十多年來不斷介入多項民生事務,甚至商業運作的範疇,自然就不可能擺脫要承擔愈來愈多的政治責任。以往單純的財政管理、平衡開支的工作,早就不能滿足市民的期望。現時,社會爭論的焦點和角度,亦早已偏離理財原則,而夾雜了更多的宏觀經濟調控的觀點。政治團體更會抱有永無止境的期望,企圖以政治手段去均分財富,紓緩民生疾苦,和其他在自由經濟體制下,難以自行調節的社會矛盾。

若不同論者,只是單方面地從財政管理、經濟調控或者政治考慮,這三個目標各異的角度來看待預算案,會出現各種不同的感受和結論。所以我會嘗試先從這三個角度,去作出分析,然後,再綜合最主要的政治限制因素,最後才給予預算案一個較公允和持平的總評價。

|
財政管理    力不從心

若單從財政角度看預算案,結果是會令人失望的。基本法所要求的量入為出、平衡預算、公共開支的增加與經濟增長相適應等重要指標,在今年和明年都無一達到,甚至乎可以用「大失預算」來加以形容。預算案中比較正面的內容,只有未來財算目標,但缺乏即時的行動,和具體措施的內容,自不然予人一種「力不從心」的感覺。

我在本會連續多年來,都提出政府收入勿過份依賴不穩定的地產和股票債券投資,當局應該及早作出準備,加強資源增值的力度,考慮擴闊稅基等。這些論調,不一定受市民歡迎,但卻是公共財政管理難以逃匿的必然職責。今年預算案公布之前,在政府大力為巨額財赤吹風之下,反常地得到輿論的支持,財政司司長卻仍然不即時採取行動,提出開源節流的具體措施,會被視為一次「坐失良機」的表現。等到支持的熱潮減退才開始行動,往後工作將倍加困難,結果將會是「先甜後苦」。


經濟調控    日久見功

政府處理本身的收支問題,跟整體經濟亦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甚至有時更會出現互相矛盾的現象。政府所佔用的整體社會資源,在2002年已攀升到百分之二十二,屯積的儲備高達四千億。任何突然的大動作,都會直接及間接地影響整體經濟的增長、通脹率及消費能力、就業人數,甚至乎聯繫匯率的穩定。

在目前經濟通縮、失業率高企的情況下,政府若然為了本身的收支平衡,大幅地削減開支,徵收新稅,必然立時成為眾矢之的,成為加劇通縮和失業的主要兇手。我認同財政司司長較為溫和的做法,即是分五年去解決財赤,並將大量儲備的盈餘部分,通過財赤預算案的制訂,從公營支出逐漸地歸還社會。

我歡迎這種做法的另一個理由是,1997年後多次的預算案辯論中,我在本會重申儲備太高會對本港整體經濟造成低效益,減慢經濟增長的看法,政府能夠從善如流地接納本會及多名經濟學者的建議,調低儲備水平,不但會在中短期內有穩定作用,甚至可望日久見功,帶來溫和地剌激經濟的效果,大方向是絕對正確的。


隱瞞真相    應受譴責

在整個預算案中,最令我最失望的,反而是政府多年來在計算本身所採用的消費物價變動指數,竟然與整體經濟的物價變動指數不同,而且偏差得如此嚴重。雖然,這是長久以來的一貫做法,而且今次是政府自己主動作出披露,但這項如此重要的資料,要到了政府開支,已遠遠偏離基本法指導原則的地步,才予以承認,令人感到對政府以往披露的公共財政資料,失掉不少信心。

我強烈地要求政府在回應時作出澄清,出現這種狀況,政府是否多年來均「知情不報」,有沒有「蓄意隱瞞」?若真如此,本會及市民在缺乏這項重要資料的情況下,如何能夠有效地對政府開支作出監察?政府實在有必要對本會及社會作出合理的解釋,否則,理應受到譴責!


政治考慮    面對現實

本來在「還富於民、維持財赤」之餘,政府仍然有不少調整的空間,去理順本身的財務管理,例如趁勢擴闊稅基,開徵較為穩定的離岸建設費、賭波稅及調低薪俸稅的免稅額等,再將餘錢投放在一些新的稅務優惠和短期或一次過的資助項目,例如增加自置居所的資助額,更快地滿足社會長遠需求和刺激投資,不過由於政治方面的考慮,所造成的限制,令財政司司長不得不面對現實,減少了預算案的調節空間。

去年在美國911事件之後,所帶來的即時效應,是市民對經濟前景的信心受到很大衝擊,因而社會更期望立法會議員放下黨派歧見,齊心合力,向政府提出「即時」的舒緩措施,去挽回市民對經濟前景的信心,而本會的主要黨派亦順應民意。八黨派的合作共識,遂應運而生,事實上,亦證明得到了市民的一定認受。

可惜,政府對政界的善意訴求,反應遲鈍,未能有力地作出決斷及時地和議會合作,以速戰速決、互諒互讓的態度去共同商討,令到八黨派共識方案一直「懸而不決」,最終反而成為財政預算案的一個沉重的枷鎖。

顯然,新任財爺在編寫首份預算案時,已要立刻面對嚴峻的政治考驗,本會在反對新稅、新開首長職位及要求減免差餉,莫令失業情況惡化等問題上,態度鮮明。司長順應民情,不作正面對抗,實在是明智之舉,但其實更好的結果,應是將這些舒緩措施,「更早」地推行,以應付「當時」社會及市民的急需和感受,而無須拖延至今時今日,才姍姍來遲。


展望將來    兩手準備

綜合以上在財政管理,經濟調控和政治現實三方面的考慮,我會理解和接受這份只「先訂下目標」,但卻要「容後行動」的預算案。這是合情合理的政治現實和結果。但我覺得仍然要提出的,就是中期的主要財政指標,仍處處隱藏著「策略性」高風險,這些包括投資回報率、賣地收入、公務員減薪幅度、經濟增長的速度。而我亦相信,不用我或其他議員在這奡ˋ禲A司長必定早已清楚明白要達到這些指標的難度,並且胸有成竹地埋伏下兩手準備。我相信,這亦是為何這些指標,如此缺乏具體措施及數據的主因。


理財手術    只欠東風

僅在預算案公布之前,政府一改以往堅持的論調和作風。同時公布了二份研究報告,證實我早在1999年已推斷得來的結論,即財赤是結構性的,政府收入缺乏穩定性和稅基狹窄,這些公布和造勢,為財政司司長在未來會作出的理財大手術,拉開了政治輿論戰的序幕。現在可說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對慣於安穩、臃腫僵化的公務員體系來說,風雨欲來,將來要刮的可能是更強勁的「大西北風」。

諸葛孔明借的是季候風,不知阿松借的,可是即將出台的高官問責之風?傳說,司長可能正在考慮零式預算案,以定額撥款為問責制局長所能動用的資源封頂,然後,再由部長操刀去精簡架構,利用服務外判,去量入為出。政府中央亦會作出配合,雙管齊下,調整公務員薪酬及鼓勵冗員自願離職。財政司司長亦不多點其他火頭,只認定政府瘦身為首要目標,策略性的布局,已大概有了一個清晰的框架。

以後若然問責高官未能實踐政策,說服議會和民眾,監控開支,將要承擔後果,下堂求去,那時政府更會振振有辭地執行以開徵新稅來彌補赤字的後著。將來事態的發展是否如此,大家只好拭目以待。


商業活動    政府戒絕

至於個別傳媒的批評,認為財政司司長正在鼓吹干預政策,我已在報章中撰文予以還擊,指出批評者過份憂慮及不明所以,在此不再贅言。

但好的管理理念還歸理念,然而個別官員的實際行動,仍顯見有好大喜功,向政府部門或公營機構提供政治方便,對直接插手商業服務的項目,躍躍欲試,例如機管局投資展覽中心,郵局佔據電子驗證市場,興建十號幹線等,這一切都到了接近與民爭利的危險邊緣。

我期望政府應有更清晰的中心思想,在提供任何商業活動時,首要考慮由商界提出的項目計劃,而不是完全先由政府中央規劃。我認同作為一個經濟城市,政府可引領香港企業 (Hong Kong Incorporated) 而不是香港「政府」有限公司 (Hong Kong Government Limited) 去帶動經濟,即是政府必須在所有大小政策上,一致地要先以社會的經濟利益為依歸,而不是以本身的財政利益為主要考慮因素。

從政府參與居屋市場及數碼港現時的租賃失利,政府應汲取教訓,了解生意難做,自由市場的瞬息萬變,投資成功,被斥為與民爭利,投資失敗,動軏更要被無辜地批評一番,背上如此的政治風險,何苦哉!回顧歷史,不少成功的基建項目,都是首先由商界提出,政府配合,而非由政府主導,商界配合。這些原則和信念,在引入帶商業背景的部長後,更要貫徹紿終,否則將來行政主導更為暢順的時候,部長更可以有權一意孤行,推行計劃性的、政治性的經濟活動,這種改變是極有可能帶來資源的浪費和無窮的政治後患。


財政平衡    及早安排

本會及市民目前身處經濟水深火熱之際,更在「獅子山下」歌聲的催眠之下,對政府的嚴重財赤問題會寄以無限同情,但這些同情和理解的心態,極之容易在經濟一旦復甦時,隨風而逝。譬如在一二年後,私人市場增聘人手和加薪的時候,政府還要減薪裁員來符合緊縮的財政目標,屆時社會的支持力量不但會減弱,並且更可能會令政府出現嚴重的人材流失,所以,要徹底扭轉財赤的局面,及早安排,不迴避政治阻力的決心,不可或缺。

長遠來說,單憑縮減開支是絕不可能解決結構性財赤的問題。因此,政府實有必要及早作出準備,訂下策略,採取行動。今年加加紅酒稅來作為政治點綴,實在貽笑大方,於事無補。

開徵賭波稅、過境建設費等,非影響民生基本的稅項,時機已趨成熟,我建議司長勿再坐失良機,問責部長到位後,在下年的立法會年度開始,即進行具體的立法程序,可望於2003年的預算案先作鋪路,為港府的長遠財政建康,先打一口強心針。


儲備水平    調整合理

我更對財政司司長提出調整儲備水平,表示贊賞。事實證明,將財政儲備與貨幣供應量脫鉤,此舉對聯繫匯率並無絲毫影響,反而容許政府為舒緩財赤帶來過千億元的額外空間,再加上先推行政府架構的瘦身行動,在政府已先盡己所能後,容後再考慮加稅,是極適當的有序布署。儲備保留在十二個月公共開支的水平,和我在1999年的建議不謀而合,社會上亦似乎沒有多大異議,司長可記一功。


財經會計    具體建議

我亦代表會計界歡迎司長對促進專業服務的決心和所作的努力。會計界的多位代表在四月三日已約見了財經事務局局長葉樹i先生,提出不少促進本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吸引外資和開拓內地市場的意見,例如取消收效極低,事實上只是打擊中小企業和中產家庭的遺產稅,而該稅亦極大地妨礙了高產值人士在本港的投資意欲。

另外一項需要改革的重要課題,是公營開支的管理文化和模式。自1997年起,我已經差不多每年在預算案辯論中,均呼籲政府要緊控成本,公務員必須自強不息,及早自我提升效率,尤其在2000年的辯論中,更提出警告,若「公務員體系的效率被商界拋離,只會令社會上要求服務外判的呼聲不絕於耳,而對公務員不滿的壓力也都會持久地不能消除……。」我期望公務員團體在跟政府談判的時候保持冷靜,理解市民的合理訴求,而且能夠有建設性地提出如何提高生產力的方案。

再者,政府的開支模式,跟半個世紀前基本上相差無幾,即是保留一個發展中社會的扶貧模式,大量地資助房屋、醫療、教育及社會福利等範疇。隨著社會進步,政府最近在房屋政策上的調整,令我再抱希望,期望財政司司長,政界同僚能夠與時並進,不要再死抱著「福利政治」的教條不放。


獅子「下山」    衝破陋習

我對阿松放棄高薪厚祿,自願由事業「峰頂」搬到群眾聚居的「山下」,更敢於承擔重任,衝破舊有的官僚文化,表示極為欣賞。雖然,我對他所制訂的首份預算案,仍有一些不同的意見和批評,但總體來說,亦已覺得這是份具真材實料、難能可貴的傑作。不過,我決不會因為欣賞阿松的公共服務精神,或為了跟他有私人交情,而會對他的工作審核,稍有鬆懈和少許偏袒。我會一往既往地以建設性的態度,向政府提出我真誠的意見。

謹此陳辭,支持動議!

 

返回 Back | English